不咸的咸鱼

懒癌晚期,杂食

记梗

只有我觉得秋水和柳叶长得特别像吗???我的妈呀没见过秋水的时候看到秋水皮肤还以为是柳叶皮肤……
我觉得长得像这个梗很好啊(奸笑)
就比如秋水闯了点小祸然后柳叶无缘无故背锅了,秋水还很高兴结果作了大死到了晚上就被搞清真相的柳叶说♂教了一番
想想就很激动呢(/≧▽≦)/~┴┴
【给大佬递笔】

无剑突然想起还没有摸头,然后↑

*诸君,三年真的不亏(bushi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就是想看看口是心非的龙骨

望喜欢233333

无剑x龙骨寒星 并不甜的甜饼

#我流寒星     #我流无剑     #ooc!!!
#能接受继续>―♡→
#第一次写这么多   #轻喷( ͡° ͜ʖ ͡°)✧

“寒星,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正常,你还好吗?”无剑又回头望望龙骨寒星的脸,小孩子本来就白皙的脸现在变得比以往更白,在两只眼睛的下方却又透着发红的粉色,让他看起来像一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。龙骨寒星抬头看了他一眼,又爬上一块不规则的石头,轻轻摇了摇头。

傍晚,太阳半个埋在了山后面,天边泛起金色的余晖,无剑才终于从一条小路隐隐约约看到了平原绿野上的植物。他舒了口气,转过头,龙骨寒星低着头摇摇欲坠的身影就直直地撞进他的视线。

他大喘着气,好像随时就会晕倒。无剑从没见过龙骨寒星这副模样,他连忙过去扶住他,没想到对方身子一软,就直接倒在了无剑的臂弯里。无剑腾出一只手抚上他的额头,温度高的惊人。

无剑把龙骨寒星背到平原上安顿好之后,不出意外的发现了一条藏在龙骨寒星右肩的下方触目惊心的抓痕,袖子早已经被血浸透了,变成了渗人的褐红色。无剑给他处理伤口时,时不时地就会听到小孩子昏迷中痛苦的呻吟。

无剑十分怨恨自己的神经大条,没有早点发现寒星的伤。

龙骨寒星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,无剑坐在旁边看着他,两只眼睛布满血丝,黑眼圈又重了一些,为了照顾龙骨寒星的伤势,他已经一夜未眠了,幸亏龙骨寒星的身体还不错,在这一晚上里,烧已经退的差不多了。

“你——”

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无剑打断他,语气比平时多了份责备。

“因为...很麻烦。我懒得处理……它自己会好的。”他枕着没事的一条胳膊,盯着天空漫不经心地说。过了一会儿,他从地上盘腿坐起来。

无剑对他这种事不关己的态度十分无奈。“伤口感染严重的话会危及性命的,你难道要拿你自己的命开玩笑吗?!”

龙骨寒星低下头,像是自责的没有再说话,无剑叹了口气,从自己的包里掏出几颗鲜红的枣子。

“吃点东西吧。”龙骨寒星抬起头,眨眨眼睛,似乎在疑惑枣子的由来,不过他没有说话,接过无剑手里的一小堆枣子,拿起一个放进嘴里。无剑望着他垂下眼帘专心吃枣的模样,心想,也许他只有吃枣子的时候才会像个孩子吧。

无剑望着小孩子稚气未脱的脸颊,午后的阳光给他没有棱角的侧脸镶了一圈金边,好看得不真实,无剑看着,突然觉得眼角一阵酸涩。他弯下腰用结实的双臂环住了对方尚未成熟的身体,在他的面前可以闻到淡淡的枣香,无剑吸了一口气,凑到他的耳边:

“以后受伤不许瞒着我,我不想看见你难受,不想让你有危险。”

怀中的小孩愣了一下,随后也把双臂放在无剑的背上,闷闷地应着: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抱歉……”

到底还是小孩子啊,无剑用余光看着小孩红红的耳尖感叹着,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。

自动铅笔摸鱼
*小学画技
*辣鸡摄像
求不打

文荒

就是想问问有没有那种轻松点甜点然后有肉的短篇或者中篇,求推荐,微博乐乎txt贴吧都可以的🌚

宝贝在干嘛呢?

……在想你啊。

b站上一个剪辑一闪而过看到的

什么片?
哪集?
几分几秒?
???????

嗯有小可爱告诉我了,详见评论第一条哦!

传说中的女友视角?
勋勋好美啊
我沦陷了

【樱佐】论佐良娜为什么懂得多

“佐助,佐良娜,吃饭了!”樱把早饭放在桌子上,大声的叫两人来吃饭。
佐良娜很快就来到餐桌前安静的吃起来,但她的爸爸许久都没有来。

于是她看到樱拿着早饭和膏药去了卧室。

“佐助,腰疼吗?”
“呃…嘶!”
“我先帮你把膏药贴上吧,今天你就先别下床了。”
“恩。”
“唉,都怪我。昨天晚上太冲动了。”
“没事 /////”
“恩,那咱们吃饭吧。来,啊——”
“啊——”

佐良娜:mmp当我不存在的吗我还是个孩子啊。